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春安(尚笑)的个人主页

股谚实战连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春安,笔名尚笑、吴戈,退役上校,二等功臣,广州军区知识竞赛冠军,作家,工程师。1963年生于湖南南县,1983年毕业于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,工学士。2001年退役后从事证券投资分析,出版股谚专著《炒股真经》。2001年从业后,在《广州日报》和东方财富网等多家媒体开设专栏,2004年8月获《投资快报》16届股王争霸实盘战冠军。2014年6月以1月盈利18%获金股信网站全国分析师擂台赛51期冠军。 作者:QQ:37585822

网易考拉推荐

岳阳楼的高度  

2006-07-04 14:22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江南三大名楼哪个最高?我曾问过一些中青年朋友,虽然他们都不曾造访过这些楼阁,也不都是湖南人,但无一例外都不假思索地回答,当然是岳阳楼。

    “滕王高阁临江渚”,王勃的《滕王阁诗》首句便把当年这一王室建筑的宏伟壮观描绘出来了,80年代在废墟上重修的楼阁,想必不会亚于昔日的规模。1992年春,我利用开会之暇参观了同样是重修不久的黄鹤楼。湖北省有关方面有意独占鳌头,不仅将楼修得高大雄伟,为方便游览,还在楼内安装了日本电梯。因时髦得离谱,记得当年还挨过报纸的批评。因此,事实上,仅三层的岳阳楼在江南三大名楼中高度是最低的。

    人们把岳阳楼想象得很高,可以理解为一种心理高度。这自然属主观臆断,但细想也不尽然,岳阳楼确实很高。大凡名楼,总是与传世名、诗文合为一体,楼以文名,文为楼显,相得益彰。滕王阁与王勃鼎鼎大名的《滕王阁序》紧密联系在一起,而崔颢的《黄鹤楼》诗则是题黄鹤楼的绝唱,有关岳阳楼的名诗文甚多,其中以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最负盛名。我揣度,我的那些不曾拜谒过名楼的朋友,就是通过以上诗文对楼高作出的判断。

    以上三篇诗、文,分别诞生于初唐、盛唐和宋代,就其艺术性而言,春兰秋菊,各一时之秀,难分伯仲──

    《滕王阁序》是骈文中的精品。《江西通志》记载:阎伯屿任南昌都督时,重阳节在滕王阁大宴宾客,暗叫女婿吴子章先撰好序文,以便当众夸耀。恰好这天,往南方探父路过的王勃也参与宴会。开宴之际,阎遍请宾客撰文,众人都推辞不写,轮到年龄最轻的王勃时,竟毫不犹豫接过了纸笔。阎都督甚是不悦。文章写成后,众人无不敬服。连不屑一顾的阎都督,听人读到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妙句时,也情不自禁地称其为天才,足见此文的艺术魅力。

    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;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这首诗,诗评家众口交誉。严羽《沧浪诗话》谓:“唐人七言律诗,当以崔颢《黄鹤楼》为第一。”元人辛文房《唐才子传》记载,李白登楼本欲赋诗,看到崔颢此作,只好罢手,说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”

    《岳阳楼记》记事、写景、抒情和议论交融在一起,记事简明,写景铺张,抒情真切,议论精辟。语句散、骈相杂,使文章凭添许多色彩。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”更是千古传诵的名句。这篇文章多年来一直被选入中学课本。

    然而,从思想性方面分析,笔者以为文章还是有高下之分的。

    “阁中帝子今何在?”王勃问得妙!今人登滕王阁,欣赏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美景的同时,自然也会有物是人非的感叹。不过,始修楼阁后做皇帝的滕王李元婴,已经不是被人议论的主角。今人不自觉地将其置换为当年作诗文议论他的王勃。这应该归功于《滕王阁序》的指引。人们藉此可以透过历史的迷雾,观看王勃用聪明才智战胜阎都督阴谋的那幕活剧,体会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。这种快感一半是替才子王勃高兴,一半是为人间真善美与假恶丑较量所取得的胜利。这说明老百姓心中有杆秤,他们是鄙夷官本位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。

    “昔人已乘黄鹤去”,且“黄鹤一去不复返”,仙人带走的是潇洒,留下的是谜一般的传说。崔颢的诗告诉我们,黄鹤楼便是建在这个传说之上的一个观戏台。千百年来,无数人登楼观看这出久不落幕的传奇戏剧。每一出传统戏的最终结局都是大团圆,伫立楼头,仰望天空,看白云悠悠,有几分对神仙生活的羡慕和向往,也有对黄鹤去向的猜测,更多的则是等待驾鹤者而不归的惆怅。“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人总免不了思乡情,驾鹤而去的仙人也应该会归来的。尽管此剧的结局尚在遥遥无期地等待之中。于是,古往今来,人们乐于采取这样一种承受缺陷的休闲方式,来享受苦乐不匀而又充满希望的人生。

    在三国时鲁肃阅兵台原址上修建的岳阳楼,起初也不过是一处观洞庭美景、发思古幽情的寻常休闲游乐场所。自宋庆历年间由谪守巴陵郡的滕子京组织重修,并请范学士作了《岳阳楼记》之后,真正是脱胎换骨了。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“居庙堂之高,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,则忧其君”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文章站在人性的角度,给后人为政、为官、为民,刻划了一种崇高的思想境界,勾勒了一道不能遗忘的永恒命题。登楼揽胜,可以看得见人心的向背、国家的兴衰、政权的更替。这,就是《岳阳楼记》的高度,这,就是岳阳楼的高度!

80年代初,岳阳楼经再一次翻修后重新开放,有关部门特面向全国有奖征文,结果以失败而告终。这证明《岳阳楼记》光芒四射,完全透过了时间和空间障碍,其思想高度是难以逾越的。于是,今天的报刊上,经常会读到这样的句子:“古代封建官吏都知道要先忧后乐,我们共产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今天更应该.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998.7.19.广州沙河,收入作者文集《藕池河边人》花城出版社19997月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